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袖手人

凭栏一片风云气,来作神州袖手人

 
 
 

日志

 
 
关于我

身不高体不瘦——性不灵德不厚——博不精专不透——高不成低不就——慕时尚常怀旧——四十六下坡路——

网易考拉推荐

前罗马尼亚高级将领谈柏林墙的倒塌  

2014-11-23 18:55:41|  分类: 历史的寻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罗马尼亚高级将领谈柏林墙的倒塌
 Ion Mihai Pacepa

        1989年11月9日是令人欣喜的日子,我亲眼目睹了柏林墙的推倒。这堵墙围困了近5亿人,他们被迫终日沉默地生活。终于在这天,他们能开口,能畅所欲言了,他们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原来自己一直被人蒙蔽。
  捆绑了我大半辈子的,这副镣铐,自由的枷锁,犹如厚重石膏瞬间粉碎在我脚下。以前,罗马尼亚共产党为了我的人头,悬赏两百万,就因为我曾协助推翻这道共产主义的铁幕。
  赫鲁晓夫还在计划搭建柏林墙的时候,我就和赫鲁晓夫在一起。1959年10月26日,赫鲁晓夫为了争西柏林,他飞到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首都)寻求罗马尼亚的支持,当时西柏林成了数百万东德人西进的逃生舱口,这让已经摇摇欲坠的东德经济濒临枯竭。
  当时,我负责驻西德的一个罗马尼亚情报站。因此,作为本国的一名“德国”专家,我参加了其中大部分的讨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强权可以阻挡我们,”赫鲁晓夫脱口而出。然而,艾森豪威尔总统却阻止了他。1961年8月13日,赫鲁晓夫做出了这个令人羞辱的决定,用铁丝网封闭了东柏林(这就成为后来的柏林墙),并宣布这是一个重大胜利。
  自由可能被拴上脚镣,但是自由永远不会被消灭。
  1989年12月26日,这堵维护暴政,隔绝自由的柏林墙俨然成为一片废墟。伦纳德·伯恩斯坦在这倒塌的柏林墙前面,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音乐会,庆祝苏联帝国早日解体。音乐会的主题曲是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以及席勒的“欢乐颂”。当时,音乐会把“欢乐”(德语Freude)这个词语换成了(德语Freiheit)“自由”。表演的乐团和合唱团分别来自东德和西德,还有来自英国,法国,苏联和美国。一年后,苏联真的不攻自破了。
  柏林墙被渴望自由的人拆除了。二十年后,这个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墙两头的生活不再意味着白天和黑夜,如今他们过得几乎一样。宗教自由,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都已经恢复了。共产党花了七十年修围墙,要隔离外面的世界,要隔离东西德人的交流,但如今这些墙全都被拆除了。从此文艺复兴,新一代知识分子正在形成新的国家认同感。
  前苏联所有的卫星国,包括我的祖国罗马尼亚,这个曾经是暴政象征的国家,都放弃了毁灭性地马克思主义试验。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希腊也是如此。这些国家如今都加强了自由的市场经济,现在都在追求各式各样的,本土化的社会和文化的保守主义。即使是俄罗斯,也已经开始了资本主义的大航海时代。
  然而,马克思这种民粹社会主义的幽灵,如今却开始困扰美国。据2009年4月拉斯穆森民调,只有53%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喜欢资本主义多过社会主义, 27%的人没有表态,而20%选择喜欢社会主义。
  位于纽约市东村的克格勃酒吧是最受欢迎的夜总会之一。这里塞满了各种作家,他们作品都在赞扬马克思社会主义的精英,该俱乐部的标记居然是锤子和镰刀。
  这个缔造了史上最成功的自由市场经济体制的国家,这个上个世纪花了五十多年的时间与马克思社会主义的异端邪说进行斗争的国家,为什么现在会有这么多人乐衷于社会主义呢?
  原因之一,我认为是当代政治记忆渐渐消磨了,好像被感染了老年痴呆症。
  很少美国人记得整个自由世界曾经用了四十年的时间,花费了上万亿美元与马克思社会主义的这场瘟疫作斗争。这场瘟疫剥夺了十亿人的自由,把三分之一的世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古拉格。
  另一个原因是,简单的无知。苏联的克格勃以及红色中国的类似特工,这两大政治警察组织害死了一亿多人。这些档案仍被封存,人们无法想象马克思社会主义所造成的破坏究竟有多大。目前,左派主导了美国媒体和学术界,让你对此无法了解。
  法国哲学家雅克德里达声称,虽然他不再相信马克思主义了,但是每当听到“国际歌”,他就能肃然起敬,说不出话来。这也是一种警示: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的用的第一个名词是幽灵:“有一个幽灵盘旋在欧洲上空,这是共产主义的幽灵。“按照德里达的说法,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开头用幽灵这个词,就是因为幽灵永远不死的。
  在某种程度上,德里达是对的。1915年,阿尔弗雷德·莫斯利,这位欧洲最着名的经济学家说“只有一个事实我可以肯定,任何会思考的人都没料到,这场大战的最终结果,只不过给人类带来大灾难而已”。他是一位先知。的确,这场大战让马克思的幽灵在苏联身上复体了。
  在经过长期的战争之后,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马克思的幽灵又复活了。 1945年,英国选民厌倦了长达五年的战争,加上对世界历史的无知。他们求助于马克思这个幽灵。他们赶走传奇人物温斯顿·丘吉尔,让工党的领袖,克莱门特·艾德礼,一位马克思主义者上台。艾德礼上台后,开始国有化金融体系,医保系统和汽车工业。结果,国有化越多就越想要国有化,他接着国有化煤炭工业,通讯设施,民用航空,电力,钢铁业,货运业。换句话说,自从艾德礼掌握了国家的政治权力,盗窃很快成了英国的国家政策。
  “伟大”的苏联经济崩溃了。这证明即使是超级强权,盗窃也是无法兑现承诺的。40年代末,英国失去其大部分的经济活力,国际声望大跌,大英帝国已经成为了历史。英国着名品牌,如捷豹,成了国际笑话。1988年,福特汽车执行长比尔·海登从英国政府手中收购古老的车厂时,说:“除了高尔基工厂的一些俄罗斯[汽车],捷豹是最差的”。其他传奇性的英国品牌也被国有化了,当然是在自取其辱。
  1950年,英国选民后悔了。让丘吉尔重回唐宁街,但整整花了十八年的时间,才把艾德礼六年带来的灾难修复好。在复苏过程中,工党很幸运地有了非马克思主义的领导人,例如英国首相布莱尔和布朗,这个政党终于恢复了正常。
  2008年,美国政府还忙于应对阿富汗和伊拉克反恐战争,可马克思的幽灵又开始困扰美国。如果历史值得借鉴的话,那些要求政府接管私有经济的新一代美国人,可能会为这段不愉快的意外经历而付出代价,而其他的美国人也不得不连带被害,无法幸免。
  我们期待柏林墙倒塌的二十周年纪念日庆典,能够重新唤醒美国。
  (作者简介:中将伊万·米哈伊·帕切帕(Ion Mihai Pacepa)是罗马尼亚历史上职位最高的叛逃官员。 1989年,齐奥塞斯库及其妻子被审之后被处决。其中对齐的大部分指控都出自Pacepa的书《红色地平线》。他的新书《计划杀人:李·哈维·奥斯瓦尔德,苏联克格勃》以及《肯尼迪遇刺》刚刚发布。)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